1. 首页
  2. 私房夜话
  3. 撩男

个子小撞到人我被拎出问谁家孩子,正尴尬男神含笑:我家的

1

“顾洲跟韩鹿感情怎么样?”

“如胶似漆,老好了。”

“阮诚跟于菁……”

“青梅竹马,好多年的感情。而且于菁家的衣服真的很好看啊……”

“季川跟苏漪是谁追的谁啊?”

“啧,据说是季导追的苏漪,但小道消息,我也不清楚……我之前跟苏漪接触过,季导可没,他不演戏不用化妆,而且还很凶!”

“真的假的?”

“真的,听说苏漪都被凶哭过。”

“哎,那林星真找了圈外人?”

夏梓听到这个名字,扭头对着问问题的人,幽幽叹了口气,“真的真的,是个牙医,还很帅。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想找对象先长颗智齿,说不定就会碰到一个拔了你的牙就对你负责的好心人……”

此刻夏梓正缩办公桌前的转椅上嗑瓜子,周围围了一圈吃瓜群众。

她个头娇小,穿了件白色海马毛衣,头发垂在肩膀,发丝很软,远远看过去像只可揉可捏的团子。

气氛暖融融,温度也暖融融。南方的冬天没有暖气,好在有空调和取暖器续命。

夏梓年方二十六,大学学的美术,十九岁那年她沉迷追星,平日里又喜欢研究美妆,毅然决然地凑钱攒齐一部分学费,偷偷去学美妆了。

追不到爱豆,有机会给爱豆化化妆也是好的。

但还没等她学成,这位爱豆就爆出原则性丑闻,雷轰三观,毁天灭地。夏梓伤心过后,又坚持一阵,逐渐脱粉了。

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在美妆方面很有天赋。

她是独女,不顾家人的阻拦去剧组做了跟组的化妆师助理,天南地北地去了不少地方,而现在,三年以后,她回来了。

11月,结婚淡季。

金色婚庆工作室没接几个单子,大家难得空闲。从策划姗姗那里得知夏梓之前的从业经历,都过来打探自己爱豆的消息。

夏梓性格活泼招人喜欢,在哪都很混得开。来这没几天,就跟同事打成一团。

楼梯上,一个男人上来。

他里面穿了件灰色运动卫衣,外面套了件长款黑色羽绒服,身高腿长,比例极好。

更引人注目的是那张脸。

鼻梁线条笔直,嘴唇很薄,眼睛是双眼皮,很精致,外眼角微微往下。

许是他有些近视,此刻没戴眼镜,眼睛微微眯着,看起来比较柔和。

是陆阳。

金色婚庆工作室最出名的摄影师。

许多客户都是奔着他来,价钱老高甚至还得提前大半年预约那种。

算得上是摄影那边的负责人,因为待的时间久,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关系也铁,让他在整个工作室十分有地位。

就比如现在。

大家看到他上来的那一刻,立刻如鸟兽散。

陆阳笑笑,语气温和,“在讨论什么?”

夏梓缩缩脖子,急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这个人是她觉得工作室最不好相处的。

脸上总是带笑,说话总是温和,也从未说过什么犀利言辞,但就是给人一种脊背发凉不好相处的感觉。

谈笑风生之间取你项上狗头。

凉嗖嗖的能省掉空调那种。

陆阳已经脱下了羽绒服随手搭在椅背上,坐在电脑前剪婚礼视频。

夏梓微微呼气,收回视线。

2

夏梓之前常年在外,剧组工作忙,三餐不准时,落下严重的胃病,这才在父母的勒令下回家。

她斗争过一段时间,还没成为特别厉害的化妆师,怎么能轻易半途而废?

但终究身体状况熬不住,母亲每天哭哭唧唧看她天南海北地跑又担惊受怕,她这才决定回来。

又恰好姗姗在的这所工作室之前离职了两个化妆师,临时喊她过来帮一阵忙。

姗姗之前在综艺节目做过策划实习生,夏梓就是那时同她相识,又因为是老乡,格外亲切。

当时都带着一股拼劲在闯,到后来,双双回到家乡。

一个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来这边过渡。

另一个从综艺节目策划转行成婚姻策划,倒也过得风生水起。

之前夏梓听说,似乎陆阳也是一样。

早些年是自由摄影师,去过不少地方,还跟一些业内知名公司合作过。

后来因为家庭原因回到这里。

具体什么情况,夏梓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姗姗和陆阳一样,跟她是有些相似的。

之前独身一人常年在外,对所在的环境和旁人对自己的态度总是格外敏感。那人给她的感觉,就是面上平和,可实际却拒她千里之外。

性格开朗讨喜、去哪里都吃得开的夏梓,感觉自己在这里踢了块铁板。

——

夏梓在一边摆弄化妆品,研究新娘妆以及造型。

姗姗走进来,搓搓手,站到夏梓身后,悄悄把自己冰凉的手放到夏梓的脖子里。

满足地叹口气。

暖呼呼软乎乎,舒服。

然而好像不太对。

她伸出手。

“怎么没反应?”

夏梓这会正认真地比着视频上的妆往自己脸上涂涂画画。

半晌,她回过头。说实话,场面有点惊悚。因为是试妆,左右脸画的都不一样。

姗姗吓了一跳,“你搞什么?画得像鬼。”

夏梓拿了卸妆水,三两下把脸清洗出来。看周围没人注意,偷偷拽过姗姗的手。

眼睛往陆阳那边瞟了下。

“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或者说错话了……”

姗姗一愣,“何出此言?没有吧……你挺好的啊,而且你还从没上婚礼跟妆呢,能做错什么……

“你怎么这么问?”

夏梓皱皱眉,“我总感觉陆哥似乎不太喜欢我。”

姗姗回过神,笑了,揉揉夏梓的小脑袋,超小声,“是不是感觉陆哥不好接触。”

夏梓点头。

姗姗说:“我之前也感觉,后来发现陆哥对谁都一样,别想太多了。”

夏梓“哦”了声,视线回来,不说话了。

客户送了两箱车厘子,夏梓望见,噌噌噌拿了些跑去洗。

办公室人也不全,在的夏梓都送了一圈。

陆阳正低头看手机,忽然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雪地靴。

看着像小孩子的脚,十分可爱。

上面还围了毛茸茸的一圈,再往上是纤细的小腿。

他直起身子回头,是夏梓端着一盘车厘子。

他坐着,她站着,海拔却是在同一水平线上。

思及此,陆阳勾勾唇角。

夏梓有些紧张。她抿抿唇,就剩下一盒了。

她从里面掏出两颗攥在手里,手里的一盒往前递了一下。

纠结的小表情有点明显。

陆阳没忍住,笑了。

他没接过那盒,而是接了夏梓手里的两颗。指尖相触,夏梓一愣。

那边人已经把那两颗塞进嘴里。

没头没尾地道:“你自己多吃点。”

看着十分营养不良。

姗姗往这边看了一眼,弯弯眼睛。

夏梓耳根一红,触电似收回手,“哦”了两声走开了。

3

夏梓第一回跟妆那天,迎来了一波大降温。

城市温度再创新低,大街上十个人有九个属鹌鹑。

新娘需要在半夜化妆,工作室需要前一天晚上去,第二天跟一整天。

夏梓吃过晚饭,在夏妈妈的鬼哭狼嚎中出门。

夏妈妈觉得夏梓胃不好,好不容易从外面回来,原本家里是想让她找个安稳工作的,可这类工作又要大半夜出去,还一整晚不回来,连续工作到第二晚。

夏妈妈心疼。

陆阳开车在楼下,跟姗姗一起坐在车上等夏梓。

小姑娘穿了件巨大的羽绒服,遮到她的膝盖以下。脚上穿了双雪地靴,蹦蹦跳跳地过来。

似乎十分怕冷。

上车的那瞬间,她的头发被风吹得糊了一脸。

“嚯,把头发扎起来啊。”

夏梓关上车门,淡定地说:“不,这样保暖。”

陆阳从后视镜看了眼夏梓,发丝软软的,小脸毛茸茸地埋在羽绒服里。

想到她刚刚那句话,不自觉弯弯眼睛。

到新娘家,夏梓恢复精神。

陆阳和另外摄影师会合,开始拍摄记录。

姗姗忙里忙外,夏梓和化妆师同事一起给新娘上妆。到底之前见过大场面,夏梓上手很快。

刷子在她手里十分灵活,画出的妆也精致得让人挑不出错。

陆阳拿着相机走了过来。

夏梓身上一绷,画得更仔细了。

到最后,开始给新娘做发型。

伴娘和亲友团走了进来,吵吵嚷嚷着要让假扮新娘的男亲友试试秀禾。

夏梓手里暂时没了活,被这里气氛感染,小脸带着喜色透着粉。

假新娘穿的秀禾是特意准备的,专门设计的真假新娘环节。

打开手边的大行李箱要找,谁知翻了半天,还没翻到。

男声响起,“应该在姗姗那。”

姗姗在外边呢。

夏梓“哦”了一声,站起身来,说:“我去拿。”

陆阳收回视线,继续拍照。

因为不错的外形,刚刚一进来就有不少人偷偷把视线放在他身上,这会听他开口,看得更是光明正大起来。

外面已经站满了亲戚,新娘家地方算不得大,此刻说是人挤人也不为过。

夏梓凭着身材娇小,从人缝里钻到珊珊那边,接过箱子找秀禾。

而后企图从人群中钻回去。

谁知不小心撞了人,这人正忙前忙后,心焦无比。此刻看了眼身上穿了件灰色毛衣,体型十分娇小的夏梓,还当是谁家淘气的小孩子。

“谁家小孩子,快领过去看好,别在这捣乱。”

陆阳正低头看相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句话。

而后视线往下一瞟,看到耳根通红的夏梓。

他忍俊不禁,招招手,“我们家的,抱歉,这就领回来。”

夏梓转身,鞠躬,浑身似是裹了团火,赶紧钻回房里。

刚刚为了方便工作被她扎成丸子的头发在空气中一颠儿一颠儿。

陆阳笑意扩大,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脑袋。

这回不是疏离的、礼貌的笑。

秀禾成功送达,夏梓钻到卫生间去洗了把脸。

我们家的。

这就领回来。

夏梓盯着镜子,深呼吸,拍拍脸,再次打开了水龙头。

4

因为是在隔壁城市,怕误了吉时,迎亲队伍提前很久就来。

红包抢得知足,亲友团把人放进来,一系列活动结束后,新郎抱新娘上车。

夏梓参加了不少婚礼,可都是吃第二天晚上的答谢宴。

之前工作忙,好闺蜜的婚礼也来不及参与全程。

这还是她第一回从新娘子的娘家,一路看新郎把人抱走。新娘子的父母面上欢喜,眼底的湿意却是怎么都藏不住。

夏梓感慨万千,扭头去看陆阳。

发现他竟也动容,面部线条软而温柔。

一直忙到第二天晚上答谢宴结束。

夏梓全程补妆,之前有在剧组工作的经历,此刻却也有些撑不住。

胃隐隐作痛,姗姗叫人来替她,顺便把人叫到一边,帮她端了面条过来。

陆阳也望见,倒杯热水过来。

握着杯子的手五指修长,夏梓一顿,抬头望见了他。

男人笑意温和,“多喝热水。”

到晚上,热闹散场,他们的工作也宣告结束。

酒店里的装饰逐渐撤去,他们要走,却找不到夏梓。

姗姗四处去找,心里着急,“跑哪去了,手机也不接。”

“去厕所了吧?”

“厕所找了,没有。”

陆阳眉间一拧,把手里相机递给助理,去找人了。另外的人上了楼,陆阳去刚刚的场地找。

转了半天,也没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

“小姑娘?小姑娘?”清洁阿姨喊道。

陆阳一愣,看到不远处用来布置婚礼的大熊。

大约两米高的大熊被放到一边,婚礼刚开始时还有不少人过来合影。

而如今……

他走过去,看到了趴在大熊的肚子上睡着的夏梓。

冲清洁阿姨抱歉地笑笑,陆阳蹲在了夏梓身边。

可能是真熬不住了,坐在这边休息。谁知道大熊太软太舒服,简直不要太适合睡觉。

这会她坐在大熊的腿上,头枕着大熊的肚子,小脸被压得变形,嘴唇水润微微嘟起。

小小的身子靠在这里,竟一时没人发现她。

直面此类萌系生物,陆阳心里有一处变得软塌塌。

看起来睡得很香。

旁边还放着她的箱子,里面都是吃饭用的家伙,就扔在这里,还睡得这么香……

是个心大的。

他扭头看了一圈,没看到能搭把手的人,掏出手机发现竟然因为没电,早就关机了。

沉吟片刻,他拍拍夏梓,“夏梓,夏梓?”

夏梓没反应。

“要走了,回家再睡。”

夏梓眼睛眯着睁开一条缝,而后下一秒,又继续闭上了眼。

还吧唧了一下嘴巴。

陆阳:“……”

5分钟后,陆阳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一手提着箱子,另一只手抱着一个人。

姗姗看了眼,愣住,这个场景有点奇怪。

怎么说……正常情况下应该来个横抱,然而夏梓的箱子还得提,于是陆阳就只能一只手托住夏梓一只手拎着箱子……

还十分稳当。

像抱孩子似的。

夏梓可能也迷迷糊糊感觉到身体腾空,手环在陆阳脖子上。

“……”

小张:“阳哥……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此言一出,一圈立刻笑开。

姗姗也跟着笑,“熬了一天可能有点撑不住,之前在剧组里做助理的时候夏梓小宝贝很讨人喜欢的,前辈不忍心让她多干活,她还能摸鱼睡个觉。”

暖呼呼的呼吸喷洒在颈侧,陆阳侧头看了眼睡得正沉的夏梓。

第二天她醒来,发现已经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

夏梓昨天迷迷瞪瞪的,就记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坐着,到后来……

后来……

夏梓怔然,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却瞪大,变得圆溜溜。

她手抖地给姗姗发了条微信:“我昨天睡得挺沉的。”

“嗯,辛苦啦。12月结婚的多,可能要忙一阵。”

夏梓不知道怎么问出口,手指在手机的键盘上晃了半天,半晌,那边发来了一条消息。

是一张照片,自己被陆阳跟抱孩子似的抱在怀里,睡得像头猪。

夏梓:“……”

5

要说被抱了一下搭把手也没啥,但是如果对方是陆阳……

夏梓前天睡了个好觉,这会精神抖擞,手也有点抖。

公交车略挤;看她今天的心不在焉的程度,开车也不靠谱;大冬天骑自行车没戴手套简直不要太反人类,于是夏梓选择打车。

陆阳刚到工作室楼下,就看到不远处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今天穿了件白色长款面包服,脚上依旧是那双毛茸茸的小型雪地靴。

然后下一秒,他眼睁睁地看着刚刚从车上下来的人,因为路面凹凸不平而被绊了一跤,手里因为刚刚准备装手机而捧着的单肩包摔了出去,人和包里的东西一起上演自由落体。

陆阳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下眼。

好在冬天衣服多,她个子也矮,摔得不重。

惨状过后,他过去把人扶起来,夏梓却在看到是他的下一秒,一句“谢谢”卡在喉咙里,逃也似的跑开了。

像只企鹅。

姗姗看到这幕,在一边“哈哈哈”。

陆阳则是一脸狐疑,平日里的疏离褪下去一半,姗姗感受到这人气场消失,得以走过去,做出解释:“她可能是暂时无法接受自己一觉醒来多了个爸爸。”

陆阳:“???”

好在夏梓很快便恢复正常,步入12月,越来越冷的同时,婚礼的场次也越来越多。

夏梓自上次以后逐渐习惯现在的工作强度,总之再也没有出现在婚礼现场睡过去这回事。

12月中旬时,工作室迎来了一个人。

她远远望见,一时忘了反应。

姗姗推她一下,“夏梓?”

那个男人听到这边的动静,抬头喊了夏梓的名字。

他身边坐着一个女人,纤细高挑,长相十分温柔。

两个人出现在这,目的明显。

李坤林冲她笑了一下,“你回来了,很久没见了。”

夏梓心间一顿,深呼吸,立刻点点头,“嗯,现在在这化妆,你们……这是来约时间吗?”

李坤林:“几个月前约的,这一阵快办了,过来聊聊。”

“哦,好。那我先上去了,你们好好聊。”

姗姗看出夏梓不对劲,去看了眼客户资料,隐约觉得李坤林的名字有些眼熟。

心里想了下,忽然想到之前她跟夏梓还在剧组时……

夏梓泡了杯茶过来,对上姗姗的视线,又看她手里的动作。

“嗯,我之前的男朋友。”

陆阳原本握着手机的手一顿。(小说名:《爱里取暖》,作者:姜千重。来自【公号:dudiangushi2018】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不代表yuleba娱乐吧棋牌电游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innasia.net/190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