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送10元50元提现的棋牌
  3. 情感

母亲要15万彩礼和房子,穷男友不久就拿出钱,却我发觉不能结婚

1

费宇飞一手提着从超市买来的洒水壶,一手拉着薛慧走在街上。今天日头很暖,路边的花也开了,走在街上,人心都被晒得软绵绵,懒洋洋。

他今天和薛慧都休息,两个人工资不多,又在筹备婚事,自然不会大手大脚花钱,看个电影,逛逛超市,再在街上牵着手溜溜弯,就算是这个周末没白过。

薛慧是个好姑娘,她温柔善良,操持家务又是一把好手,除了做饭不太在行——不过没关系,费宇飞喜欢做饭。

费宇飞知道以自己这普普通通的条件,能和薛慧认识并成为情侣,开始谈婚论嫁,实在是比同龄人不知道幸运多少。有时候他甚至想:自己这工作、赚钱、运气都不大行,是不是因为自己得天之幸,找到薛慧这么好的姑娘,老天爷都嫉妒的关系。

“飞飞……”薛慧叫着她给费宇飞起的昵称,看了一眼费宇飞,眼神在洒水壶上落了一下,转过头去,声音有些嗫嚅,“我妈说礼金必须要有,十五万,还有房子也得……不然她不同意。”

费宇飞脚步僵了一僵,叹了一口气。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费宇飞父母对薛慧简直和亲闺女一样,比对费宇飞都好,自然对薛慧非常满意。但是薛慧家里对长相普通、工作普通、家境普通的费宇飞,是不怎么满意的。

都是心头肉,费宇飞也明白自身条件不是那么优越,而薛慧母亲提出的那些条件,其实都只是为了让他知难而退罢了。

可知道又如何?费宇飞家里也确实满足不了薛慧母亲的条件。

“没事,慧慧。”费宇飞笑着对薛慧点头,满脸都是装出来的镇定自若,“交给我,人家都说烈女还怕缠郎,更何况烈丈母娘呢。大不了我多跟同事借几个假,去咱妈家好好卖卖力气,你家是不是厕所水管裂了一直没修来着?”

薛慧也强自让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笑着对费宇飞说:“还说呢,咱们租的房子里水管坏了,你都是请人修的,又逞强。”

两人相对笑着打趣两句,脚步慢慢放缓,笑容隐去,默默走着。费宇飞望着街上川流的车辆,薛慧看着街边绿化带里那些盛开的春花,不约而同,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有他们的手,还紧紧握着。

费宇飞想起来前几天从同事那里偶然打听到的消息,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明天得去看看,万一那个什么阳寿契约是真的,也许现在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2

第二天费宇飞起了个大早,在身旁熟睡的薛慧额头轻轻亲了一口,薛慧轻哼着手伸了过来,费宇飞把床头抱枕塞进她怀里,她这才又沉沉睡去。

轻手轻脚地关上卧室门,费宇飞走到薛慧精心拾掇的小阳台,拿起洒水器打算浇一浇那几盆花,水哗啦一声从洒水器前面的开口里倒出去,把费宇飞吓了一跳。

“刚买的花洒,这莲蓬头哪去了?”费宇飞疑惑地给花浇着水,但很快他就忘了这事,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一个小时以后,费宇飞终于靠着自己儿时的记忆,在老旧的开放式小区楼构造出的,奇怪八绕的小巷子里,找到了那家算命店。

这个地方他也就小时候来过,变化太大,费宇飞差点迷路。但幸好,他好像已经找到地方了。

算命店门口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正托着一个小手壶,慢条斯理地啜饮着茶叶,店前梧桐树斑驳的树影被阳光洒下来,让老头仿佛仙人降世。

打量了好一会儿,费宇飞才期期艾艾地上前开口:“您好,您就是王半仙么?”

“我师叔祖还在睡觉,请问你有什么事?”出乎费宇飞的意料,老头挺和颜悦色地回答了他。

耐着性子在客厅里坐了半小时,费宇飞听着那老头和他说了许多话,但大部分他都听不明白,什么“国内偶像女团与国外女团的区别”,什么“近几年电视综艺走向对女团发展的利弊”,诸如此类。

里间房门一响,一个年轻人懒洋洋地走出门来,睡眼惺忪地走进厕所,又过了一会儿,里面冲水稀疏声完毕,年轻人这才走出来,看着坐在店内沙发上的费宇飞,愣了一愣,“你好,有事?”

费宇飞知道这就是正主儿了,赶紧把想好的,他和薛慧的事情对这个叫王山的年轻人说了一遍。

王山听完,纳闷地摇了摇头,“结婚就结嘛,管那么多干什么,让你未婚妻把户口本偷出来,你俩登个记,不行再弄个孩子出来……诶你瞪我干什么!”

一旁的刘文轩胡子都快揪下来了,看着王山,满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师叔祖,你……”

“你什么你!”王山又瞪了一眼刘文轩,这才不好意思的对费宇飞说,“谈恋爱和结婚这些个事我也不是很明白,看小刘的意思,这个套路不大行?”

费宇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是只顾我们俩,这样也可以,但那以后怎么办,闹掰了,让慧慧以后再也回不去娘家么?我不忍心。”

王山满脸写着“虽然我不明白,但是你就当我明白了”的表情,嗯了一声,点点头:“那行吧,既然这样,我就帮你一把。”

他在裤兜里掏来掏去,掏出一张黑白两色的纸,看了看,拍在桌子上。

费宇飞心下暗喜,赶紧拿过那纸看,原来上面写着:

“契约书

今有阳间人士______,自愿贡献阳寿(尾寿)三年,下送幽冥,解救地府冤魂,以换薄赏(赏格指定:点墨),签字_______,画押________”

地府福利办己亥年二月廿四”

费宇飞拿起笔就要签,却被王山一把拦住,费宇飞疑惑地抬头,却看王山笑了笑开口:“你想好了,这个契约可能会让你办到你以前办不到的事情,但也可能让你失去你拥有的东西。”

费宇飞重重点了点头,王山这才松手,他看着费宇飞签字画押,面带微笑,翕动嘴唇,说了一句什么。

3

费宇飞感觉自己可能上当了。

他收拾着晚饭,注意力却总是被左手手心那黑黑的一块墨迹吸引,他停下手上活计,右手指尖在掌心轻轻一碰,那墨迹就分离出一点,圆圆的墨珠出现在他指间上。

门声响了,费宇飞仿佛做坏事被抓到一样,赶紧收起手,薛慧推门进来看看戴着围裙的费宇飞,看着他仓惶的神情,噗嗤笑了出来,“飞飞你干嘛呢,背着我勾搭小姑娘了?”

“那怎么可能!”费宇飞立刻否认,并找了个话题,“慧慧,咱家擦土豆丝的擦板哪去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薛慧神情一滞,立刻笑了起来,佯怒着说:“有我在家,你还用得着那个?起开起开。”

费宇飞也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家这个女朋友厨艺一般,切土豆丝可是一把好手,在狭窄的厨房里耳鬓厮磨一番,他才被薛慧用屁股拱到一边,看着薛慧拿起菜刀,三两下把土豆切成细丝。费宇飞这才接过菜刀,做起饭来。

看着薛慧走到小小的客厅,又闲不下来地收拾起来,费宇飞低头瞟了一眼手心的墨迹,下定决心。

据那王山所说,古时点痣改运确有其事,可并不是真的随便点颗痣就能改变运气,只有签下这阳寿契约,拥有这“点墨”的人,才可以在脸上点出能改运的痣。

这晚薛慧沉沉睡去,费宇飞坐在客厅里,又掏出手机对照着刘文轩好心给的点痣图,翻过左手,看着那团墨迹。

他右手指尖轻轻点上墨迹,一抬手,指尖上那枚小小的墨珠再度出现,费宇飞看着墨珠,咬了咬牙,把墨珠按在右额角斜上方。墨珠无声无息地融入费宇飞额角,在那里摊开,变成一颗痣。

那里的痣,主小财运。

4

一个月过去,终于到了发薪日。费宇飞看着自己的工资单,惊讶地张大了嘴。

“竟然真的可以?这单也算在我头上?”费宇飞捂紧工资单,做贼一样四下看看,这才偷偷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费宇飞脸又沉了下去。

工资多了两千块,平常来说算好事,可是现在他面对的可是丈母娘的漫天要价,这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费宇飞左思右想,最后心一横,冲进公司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再度翻开左手,手心那团墨迹仍然在,他打开手机找出那点痣图,仔仔细细地在脸上连连点起来。

“人脸上到底有几个主财运的痣……”费宇飞一边抱怨着,一边小心地用右手指尖在脸上点着,“财运,小财运,偏财运,富,大富……我全都要!”

话音未落,费宇飞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小心地答应着电话,电话对面是他们公司一直想攻克的对口单位,费宇飞和其他同事入职时基本都跑过几趟这公司,但一直无功而返,只好留下联系方式怏怏而去,今天这公司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要和我们公司洽谈一下业务?”费宇飞腾地一声从马桶上跳起来,满脸喜色,“是,是,我现在过去,对,可以可以,有空!对,我是费宇飞!”

5

这天傍晚,费宇飞回到家,刚关上门,就冲向薛慧,把她抱起来转了三圈,“慧慧,咱们结婚有戏了!”

薛慧听这话也喜出望外,在费宇飞怀里咯咯笑着,“老夫老妻了你还来这出,放我下去,有什么好消息你跟我说不就得了!”

费宇飞这才松开薛慧,对着她眉飞色舞,“你知道那个我们行业里的龙头吧,今天你老公我把那家公司的业务谈下来了,只要一签约,我最少能拿到十万提成……慧慧你怎么了?”

薛慧脸上的紧张一闪而没,赶紧摇头笑着对费宇飞说:“这么开心的事咱们可得好好庆祝,今晚吃大餐……你脸上怎么了?”

“好,吃大餐!我?我没事,可能是……额,有点皮肤炎吧。”兴高采烈的费宇飞,没注意薛慧眼睛始终游移着,不敢看他。

6

费宇飞这几个月赚了不少钱。

他脸上多出来的痣,只和同事轻飘飘一句“皮肤炎,不碍事”就遮掩过去,能这么轻松地说过去,也因为他现在,算是公司里的第一红人了。

接连签下好几个大单的费宇飞,现在就算说一句“每天跑六千米可以让业务成功率提高一倍”,都会有同事二话不说去采购跑步鞋。

但费宇飞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攻克之前那些十分难啃的公司,现在别说难啃了,只要他去人家公司转一圈,对方就透露出合作意向。

费宇飞也在接待宴上,趁着酒酣耳热之际问过对方,到底为什么肯和他们公司合作。对方说的话让费宇飞更加相信自己压对宝了,“只要看着你的脸,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这小伙子值得信任,是个能一起合作发财的人。”

费宇飞自然知道,是自己用换来的“点墨”,在脸上点的那几颗痣帮了他。这让他更是笃定,偷偷又在脸上多点了几颗“公事”“吉运”“大吉”的痣,还为了身体着想,点了一颗“康健”痣。

八月底,夏天快结束的时候,费宇飞终于咬牙掏了首付,买下了自己的房子。这次他去薛慧家时,终于没有再遭到冷眼。相反,薛慧的母亲还置办了一桌好菜,请费宇飞好好吃了一顿,连看费宇飞的眼神,都带上了费宇飞期待已久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眼神。

吃完饭,薛慧的母亲甚至隐晦地表示:也不是非要十五万礼金才能结婚,之前是看费宇飞有点不上进,现在……可以说相当上进了。要不,哪天找个好日子,两家父母见见面,把事情定下来吧。

费宇飞摸着自己脸上多出来的那颗“上人见喜”痣,偷偷笑了。

可是费宇飞却慢慢不太开心起来。

不为别的,薛慧最近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冷淡,最近薛慧加班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候甚至随便找个理由就回家去住。他十分纳闷:明明一切障碍都已经扫除,为什么薛慧却反而对他疏远了?他却不知薛慧发现他诡异行为后发觉这婚结不得。(小说名:《点墨》,作者:水千户。来自【公号:dudiangushi】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不代表yuleba娱乐吧棋牌电游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innasia.net/527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