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私房夜话
  3. 撩男

被宠坏的弟弟:不给他打钱,他闹到公司害我差点被开除

1

江一依,这名字是她十八岁那年自己去派出所改的,并没有换什么特别的字眼,只是在原本的名字上多加了一个“依”字罢了。

没错,她之前的名字是江一,是父母给她取的,也是她厌恶至极的名字。

2018年,江一依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教育机构做兼职老师,主要工作是辅导小学生学习。她没什么远大目标,一心只想安安静静地赚钱。

日子周而复始,每天都是在时间的巨海中沉浮。江一依和所有人都一样,她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因为归根结底,都只不过是宇宙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她爸是捡破烂的,她也是,小破烂儿,又脏又臭。”

“我妈也说过,她脏死了,咱们快离她远一点,不然会沾上臭味儿的……”

稚嫩的声音此起彼伏,或许童言无忌,但句句刺耳。

江一依再次被旧梦惊醒,余音尚存,床头柜上的电话震动个不停。

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家”。

“一一,生活费不够了,再给妈妈打过来一点。”电话那头说得理直气壮。

“要多少?”江一依似乎早已料到,口气平淡。

“打两千吧,得交燃气费和电费了。”明摆的借口。

“知道了。”江一依不愿多说,直接挂了电话。

人生有时候的很多无奈,都源于自己身边的人。

2

“爸爸,你为什么要捡这个啊?”六七岁的小女孩扬起天真的小脸,指着男人手里的塑料空瓶问道。

被问话的男人此时正忙于整理地上的废品,连头都没回,随口应付道:“因为钱,这个东西多了可以卖很多钱,你吃饭上学都不要钱啊?”

男人话中的不耐烦让小女孩不敢再问,悻悻走开了。

“一依啊,最近工作怎么样?还适应吗?有什么困难可以说出来。”身材微微发福,戴着一副金丝圆框眼镜的男人笑呵呵地问道。

“多谢张哥关心,我没什么问题,大家对我都很好。”江一依淡淡地回应。

“那就好,有事就说,千万别和张哥客气啊。”男人对于江一依软糯糯嗓音的一声“哥”十分受用,大手用力拍着江一依的肩膀说道。

江一依点头,不失礼貌地一笑算作回应,随后没再多说什么。得到许可后,她便回了工作岗位。

“一依姐,怎么样?没事吧?”比江一依晚三个月来的女孩关切地问道。

“没事,张老师就是询问了一下我的工作情况。”江一依看着旁边窃窃私语的人们,稍微提高了一点音调回答。

远处的人耳尖地听到了江一依的话,快速地扭过头和旁人离去。

江一依三言两语打发走了女孩,转身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

领导找她的原因不外乎是三天前她那没什么人性的弟弟来找茬儿的事。只不过不好明说,所以婉转地提点了几句。

发生了这种事还不辞退她的原因,归功于她的任劳任怨,和优秀的业绩。

我们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总是压抑着情绪,力求表现正常。因为人们总是足够狠毒,身心俱疲的你看起来更好欺负。

3

江一依除了没有一对称职的父母外,还有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弟弟。

“江一,我看上了一双运动鞋,给我一千。”一贯满不在乎的口气。

“昨天我刚给妈打了钱,你去问她要。”江一依态度冷淡。

“我去,你给妈钱了?”电话那头有点惊讶,“那你怎么不给我啊,她肯定又拿着去乱花了。”

江一依闻言不语。

“江一,江一?我跟你说话呢,你别给我装聋作哑。”

对于这种程度的语气,江一早就无动于衷了。

“江天赐。”江一依连名带姓冷冷地开口,“你够了。”

江天赐,光听名字就知道两人的地位孰轻孰重了。

她这个弟弟,高中毕业后好不容易考上了大专,可三年也没正经学到点东西,是个混不吝的主儿。

其实江天赐从小就没安分过,惹事生非是家常便饭,大了以后倒是有所收敛,但还是没个正形儿。毕业了一年多,没找到工作,就知道朝江一依伸手要钱,整天游手好闲混吃混喝。

但江一依的父母对于他们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可是宽容得很,从小到大,只要是江天赐要的,就没有不给的。而江一依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为是老大,又是个女孩,所以凡事都被排在了江天赐的后面。

所以哪怕是现在,江天赐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她的父母依旧让她多照顾这个令人头疼的弟弟。

重男轻女的思想,延续了几千年都不曾断绝。尽管现在淡薄了一些,但骨子里认定的事儿,没那么容易改变。养儿防老?希望这是一句靠得住的俗语。

4

江一依在毕业之后,其实是想去大城市打拼的。

她出生在一个三线小城市,这里一度是发展重工业的,空气差、环境污染也很严重。所以在她小时候从没见过什么绿树蓝天,就只见过灰蒙蒙的天空和漫天飞舞的尘土。

不过现在不同了,江一依看着这座城市在不断变好,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陪伴她长大的地方。

虽然她还有着对繁华都市的向往,但这和她热爱这片土地的心情并不冲突。她不离开这里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她的家庭,她,走不了。

父亲无能,母亲不通人情,弟弟更加靠不住,虽然江一依并没有得到过多少来自家庭的温暖和照顾,但她从内心深处还是不想撇下他们不管,毕竟是家人,是血缘至亲。

她还依稀记得,在她小时候,别人总会夸她的父母好福气,养了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可她知道,她的父母对于这些阿谀之词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她那会儿真的很努力地表现过,只为了得到父母一个肯定的目光,仅仅,希望自己的父母能看到她。

其实归根结底,他们都没错。父母是经人介绍才走到一起的,他们的文化程度都不高,那个年代的婚姻,大多都是这样来的。自由恋爱,那时应该还是个新鲜词,而且就算是自己选择的,也不一定能安稳一生。相反,这种盲婚哑嫁,未必不能到白头。

所以,在这种未经磨合就仓促定下的婚姻里,这样组建出来的家庭,谁能担得起一家之长的重担呢?他们本身还没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大人,又怎么能做别人的父母?

或许有人会说,谁不都是这样一步一步摸索着过来的?没人天生会当父母亲,做子女的该多些体谅和理解。江一依也不否认这种说法,可她家的这种情况,显然和大多数家庭不一样。她活了二十三年,都没见到自己的父母变得成熟明事理,她还能再怎么体谅他们?

原生家庭的模样很大程度地影响了子女对婚姻、家庭和异性的观念,江一依很认同这一点。父母不能选择,但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江一依对于这种鸡汤早已麻木。说得好听,难道你可以抛下他们去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恭喜你,终其一生,你的人生都将在你的掌控当中。

5

江一依没有谈过恋爱。

在大学期间,她也曾有机会可以谈一场,但她没有。或许是自卑,或许是习惯了一个人,终究是错过了。

早熟就是有这么一点不好,过早地学会了可以不会的东西,懂得了与年纪不符的人情世故,所以她的情绪,自然而然地就会变得淡然,再没有热烈的生机。

成年之后,江一依一直很平静地面对所有事,好像这世界上再没有能让她情绪起伏的事或人。她习惯了凡事都自己做,不会想着去依靠别人,去寻求别人的帮助。有难过的事情也只会自己闷着,然后慢慢消化。

江一依不像个二十三岁的女生。她活得过于通透,当别人还在讨论某个牌子某个口红的色号时,她已经在计算着这月工资的分配,菜市场目前的菜价,还有需要补齐的日用品。

她现在工作的机构里,也有向她表示好感的人。但她都很婉转地拒绝了,原因单一,现在她没有恋爱或者结婚的打算。

在现实生活中,这个理由足以让很多人退却。因为这不是言情偶像剧,别想着谁会爱你爱到非你不可。现实的人们做一件事往往都会带有目的性,谈恋爱也是,基本上都是为了结婚。进了社会便不用再幻想概率极低的纯粹的爱情了,王子降临然后拯救你于水深火热的剧情也不用期待,天真到此为止。

说来说去,爱情这东西,在人生中并不是必需品。如果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出现,让你感到人生的幸福成倍增加,苦难也没那么可怕,那么爱情还是值得相信一下的。

6

江一依一直觉得这种不咸不淡的生活刚刚好,既然不可能大富大贵,那么平平安安度日总是可以的吧?可惜老天并不怜悯。

照例是很平常的一天,她照常出门上班,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就是本应该普普通通的一天,灾难突然来临。

她接到电话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是有点害怕了。

江一依在赶去医院的路上,思绪并不复杂。人活着就好,别的都可以想办法,她是这么自我安慰,快速镇定下来的。

到了医院的急诊室,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时,十年不曾哭过的她差点流下泪来。

年近五十的父亲,本就瘦弱,此时浑身是伤,脸上的伤口还渗着血,腿被固定着,身上只盖着医院的一床被单,整个人看起来太过心酸。

江一依仔细看过父亲,和他简单地说了说话,心情刚刚稳定一些,就被医生告知了现在的情况并不如表面上乐观,她心一沉。还没等她缓过来神,随即又被护士催着去缴费拿药,她顾不上和刚到的江天赐和母亲打招呼,连忙跑着去处理。

等她全部忙完后,一旁的交警这才上前来说明现场情况。原来父亲是在路边捡瓶子时被一辆疲劳驾驶的货车撞倒了,父亲也是肇事司机送来的,现在正在门外。

江天赐一听,转身就朝门外冲了出去。江一依一看就知道他要惹事,只说着让母亲呆在这里,自己紧跟着追了出去。(原题:《关于她的心理活动》,作者:樱桃酸甜味儿。来自【公号:dudiangushi】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不代表yuleba娱乐吧棋牌电游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innasia.net/72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